發酵飼料概述及其在養豬生產中的應用
來源:豬業科學,中國知網 | 作者:王勝,黃健,劉艷玲 | 發布時間: 2020-03-25 | 643 次瀏覽 | 分享到:

摘要:發酵飼料具有綠色、安全、高效等特點,能提升飼料品質、提高飼料利用效率,改善動物亞健康狀態,是一種優質的飼料伴侶,長期使用發酵飼料對抗生素減量使用、食品安全、環境污染養殖行業面臨的共性問題,提供了有效的解決方案,本文就發酵飼料的定義、分類及其在養豬生產中的應用等方面進行論述。

關鍵詞:發酵飼料;分類;豬生產;應用

隨著后抗生素時代的到來,生物發酵技術重新興起并得到廣泛關注,其中發酵飼料技術的快速發展與應用標志著飼料產業進入以“綠色、健康、高效、清潔”為主攻方向的4.0時代,與傳統飼料相比發酵飼料具有其自身獨特優勢,不僅能促進豬只的健康生長,提高生產性能,降本增效,還能改善肉質風味,減少對抗生素的使用量和對環境污染物排放量,有利于生態環境。發酵飼料的應用符合當前健康環保型豬業發展要求,具有廣闊的市場應用前景。

1.  發酵飼料定義

根據蔡輝益等[1]北京生物飼料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發布的T/CSWSL 001-2018團體標準《生物飼料  產品分類》中的定義為:使用《飼料原料目錄(2013)》和《飼料添加劑品種目錄(2013)》等國家相關法規允許使用的飼料原料和微生物,通過發酵工程技術生產、含有微生物或其代謝產物的單一飼料和混合飼料,稱之為發酵飼料。

2.  發酵飼料分類

2.1按原料組成

按飼料原料組成不同,發酵飼料分為發酵單一飼料和發酵混合飼料。

2.2按菌種組成

按菌種組成的不同分為單菌種發酵飼料和多菌種發酵飼料。

2.3按原料營養特性

按照原料干物質的主要營養特性不同,可分為發酵蛋白飼料、發酵能量飼料和發酵粗飼料。

2.4按發酵工藝及含水量

發酵飼料根據生產工藝和飼料水分含量可分為固體發酵和液體發酵。固態發酵是指在幾乎沒有可以流動的水的固體基質表面上,微生物生長并產生代謝產物。液體發酵飼料是飼料與水按照11.514比例混合,經過充分發酵后達到穩定狀態的飼料[2]。液體發酵飼料在國外應用廣泛,在國內因缺乏液體飼喂設備而限制了應用。國內目前以固體發酵為主。

發酵工藝還可以根據不同耗氧需求,主要分為2種,一種是厭氧發酵,以接種菌種后密閉發酵的所有形式,如呼吸袋、發酵罐(桶)、地坑、噸袋式等。另一種是好氧、厭氧混合發酵,以接種菌種后,實現多輪次好氧、厭氧交替發酵過程的形式,如槽式帶式等,這類發酵需要翻耙。

3.  發酵飼料在豬生產中的作用及效果

3.1物飼料在生產中的作用[3][4][5]

3.1.1提高飼料利用率

發酵飼料中微生物能分泌脂肪酶、蛋白酶等多種酶類,能對飼料原料進行生物加工,可以降解其中的硫苷、脲酶和胰蛋白酶抑制因子等抗營養因子,降低腸道消化負擔,提高飼料消化吸收率,另外生物飼料中富含B族維生素、氨基酸、小肽等重要代謝產物,同時原料經過生物發酵后產生多種不飽和脂肪酸和有機酸,具有獨特發酵酸香味,能刺激豬的食欲,適口性好,增加攝食量。較低的pH值能夠促進動物對鈣、磷、鐵等物質的吸收與利用,在酸性條件下,高分子蛋白質易被沉淀、消化和吸收。

3.1.2改善豬的腸道微生態平衡

發酵飼料中有益菌在代謝過程中產生有機酸,降低腸道pH,可抑制有害菌的生長繁殖,同時生物飼料中可以產生如嗜酸菌素、溶菌酶、過氧化氫等抗菌物質,能直接殺滅或抑制病原菌;此外有益菌可以在腸道定植生長,形成優勢菌群,遏制病原菌并奪取病原菌在腸壁上的定植部位和營養物質,促進腸道微生態平衡。

3.1.3提高豬的免疫力[6]

生物飼料中的優勢益生菌可以作為一種非特異性免疫調節因子,激活宿主免疫細胞,提高吞噬細胞的活力,從而提高機體免疫力。有益菌還能夠促進黏膜淋巴小結和固有膜淋巴細胞分泌型lgA和分泌型lgM生成;此外,生物飼料中的有益菌,能夠在腸道中定植,通過競爭性抑制作用,抑制有害菌的生長與繁殖,減少致病菌與腸道上皮相結合的機會,進而提高機體的免疫功能,降低發病率。在特定情況下,如應激反應、疾病或長時間使用抗菌藥物時,可能會影響腸道內的微生態平衡,此時使用生物飼料,在有益菌的代謝過程中,會制造厭氧環境,有效抑制致病菌的生長與繁殖。Zhu 等添加10%15%的發酵豆粕顯著提高了仔豬血漿免疫球蛋白G( IgG ) 、免疫球蛋白A ( IgA ) 、免疫球蛋白M( IgM)含量,同時顯著降低空腸和回腸自我吞噬因子(LC3B)的表達,LC3B 的表達是細胞損傷的標志。

3.1.4 防止有害物質產生減抗減排

微生物發酵飼料的產業化應用能有效減少抗生素使用,降低鋅、銅等重金屬的添加;動物飼喂有益菌可降低畜禽舍內氨氣、硫化氫等有毒氣體的濃度,可有效減少糞便中氨氮物質的含量,畜禽養殖舍內的氨氣含量明顯降低,凈化畜禽環境。直接飼用微生態制劑有益菌在腸道內可形成致密性膜菌群,形成生物屏幕,防止對有害物質和廢物的吸收。如生物飼料中的乳酸菌在代謝的過程中分泌的多肽和抑菌物質,對氨、吲哚以及糞便臭味等有良好的降解作用;芽孢桿菌代謝過程中產生的酶類物質,能夠氧化和分解硫化物和吲哚類化合物,降低糞便的臭味。

3.1.5 改善食品質和風味

隨著人們生活消費水平的提高,原生態、無添加的綠色安全食品越來越受到消費者的歡迎。發酵飼料的作用來源于微生物的生長及其產生的次級代謝產物,能替代抗生素發揮防病、抗病作用,符合綠色健康養殖的發展方向。生物飼料的使用還能夠改善產品風味,提高其品質,研究發現用20%發酵料等量替代基礎飼糧可以改變機體代謝,增加肥育豬背最長肌肉色評分及嫩度,改善肉品質。

3.2發酵飼料在豬生產中應用效果

3.2.1針對不同底物發酵的研究

出于節約糧食的目的,上世紀九十年代有人用乳酸菌處理草粉制作生物飼料[7][8],并將菜籽餅(粕)同步厭氧發酵,經發酵后的菜籽餅脫毒率高達95%。但同期一些試驗證明采用秸稈發酵制作的生物飼料飼喂肉豬因延長了肉豬的飼養周期并不經濟[9][10],鄭春田[11]等證實生長豬日糧中添加秸稈生物飼料,降低了日糧氮存留,氨基酸回腸末端表觀消化率和消化能值。胡薇[12]等證實在生長肥育豬的日糧中,用發酵制作的玉米生物纖維飼料作為生長肥育豬飼糧中的蛋白質補充飼料是完全可行的。明雷[13]等用乳酸菌發酵玉米皮以10%20%替代基礎日糧,可不同程度提高日增重,改善了豬屠宰的性能,改善了肉的品質,另20%玉米皮組經濟效益好于10%組。喬家運[14]等研究了用呼吸閥的袋裝式發酵工藝利用白酒糟生產豬用發酵料。龐云杰[15]等研究用酒糟生物活性飼料在育肥豬日糧中使用效果優于含抗生素的對照組。李加友[16]等研究用酵母、芽胞菌、淀粉酶和硝酸銨為麩皮發酵生產工藝條件中的重要影響因子。潘冬梅[17]等用乳酸菌發酵餐廚垃圾生產的生物飼料喂豬,可以提高豬的生產性能,豬的腸道環境得改善。黃彥興[18]等豬飼料中添加發酵構樹粉更能滿足肉豬的營養要求,減少毒素累積,降低過敏反應,提高豬的健康指數。陳美松[19]等報道利用發酵豆粕代替魚粉可以促進仔豬生長的作用,同時可效抑制腸道微生物對仔豬的不良影響。

3.2.2 針對生物飼料作用效果的研究

沈彥鋒[20]等用厭氧發酵全價料飼喂魯萊黑豬,豬日增重顯著提高,提高了豬肉保水性能,失水率和滴水損失降低。王俊鋒[21]等報道用玉米、豆粕、菜粕與棉粕作為底物厭氧發酵,以20%30%比例添加全價料中,可以增加育肥豬的平均日增重和飼料轉化率,但育肥豬日采食量有所降低。肖軻[22]等研究表明添加發酵料可提高育肥豬生長性能,降低豬腹瀉產生。7.5%添加發酵料組就生長性能、日采食量,腹瀉情況都優于15%添加組,因此選擇合適的飼料添加量也非常重要。而史經略[23]等研究40%添加生物發酵料對仔豬日增重、腹瀉率低于添加抗生素組,這可能于發酵工藝及底物等差別較大有關,另外試驗豬的不同日齡而得出不同的結論。李仲玄[24]等報道了腸道微生物可以作為環境因子影響豬的機體脂肪沉積,從而影響豬肉的品質。孫仁利[25]等報道生物飼料提高了豬血清中總蛋白和白蛋白的含量以及堿性磷酸酶的活性,降低了血清尿素氮的含量。朱原[26]等報道發酵飼料作為抗生素的潛在有效替代品,通過向宿主提供益生菌及其代謝產物,豬腸道增加了與健康相關的微生物,積極地控豬腸道微生物平衡,減少抗生素在豬生產中的使用。黃健[27]等報道在育肥豬飼料中添加10%發酵料能極顯著降低舍內外一氧化碳、一氧化二氮、氨氣、甲烷氣體濃度,改善豬舍空氣質量,利于環境保護。

4.發酵飼料存在問題[5][6]

4.1 缺少規范管理體系

國內的發酵飼料生產作為一個新興產業,目前還沒進入政府管理范圍。沒有針對生物飼料的產品標準,只能按配合飼料、單一飼料或飼料原料來制定企業標準,從而也難以突出生物飼料自身的產品特點。這樣就會導致魚龍混雜,不少企業缺乏發酵飼料核心技術,生產的發酵飼料品質參差不齊,極易出現發霉變質、脹袋等現象。

4.2 發酵飼料評價標準不一致

發酵飼料因含有活菌,外觀顏色及營養成分容易受到發酵時間、溫度和pH 的影響而發生變化。目前,現有的發酵飼料營養價值主要是通過飼料的標準如粗蛋白質、粗灰分、鈣、磷等來測定評判,除明確的飼料營養常規指標外,酸溶蛋白、乳酸、益生菌活菌數等有益指標和揮發性鹽基氮、霉菌和霉菌毒素等有害指標均應納入產品標準。

4.3 發酵菌種安全檢測

在發酵菌種生物安全方面,常見菌株來源不明、菌種退化,耐藥基因轉移、有害代謝產物、黏膜損傷、超敏反應等來自菌種的威脅不斷增加, 發酵飼料生產中添加的微生物制劑,是否存在雜菌污染,產生有毒代謝產物,是否會影響動物的腸道菌群,影響動物健康,要對其進行安全性評估,建立可控的評價體系。

3.4 發酵飼料基礎理論研究滯后

在產品研究方面,發酵過程中小分子營養物質流失,總能下降,發酵菌種、菌劑的協同或拮抗還有待研究,產品質量標準存在爭議,產品質量和應用效果受菌種、工藝、養殖品種和飼喂模式的影響較大;在生產制備方面,存在菌種、原料的安全性、發酵工藝、發酵過程控制技術不成熟等問題;在應用技術方面,對動物營養和微生物營養的協同性和安全性認識需要提高,營養數據庫和適宜添加量尚需完善。

5.  發酵飼料的開發前景

據鄧雪娟等[28],20168月,國務院發布《“十三五”國家科技創新規劃》,在“現代農業技術”中明確指出要以生物肥料、生物飼料為重點,開展相關研究,并實現產業化。20172月國家發改委發布《戰略性新興產業重點產品和服務指導目錄》2016版,其中生物飼料作為生物農業產業的6大重點產品之一,也將成為飼料產業供給側改革的重要突破口。20174月,科技部發布《“十三五”生物技術創新專項》,其中生物飼料添加劑新產品作為生物農業方向下專欄的重點任務之一,必將推動生物飼料產業的飛速發展。20187月農業部《農業綠色發展技術導則(2018-2030)》的主要任務中將“發酵飼料應用技術等”作為重點研發任務,特別是2020年的禁抗,未來十年將會是生物飼料發展的春天。20199月在廣州召開的第七屆中國生物飼料科技大會上,蔡輝益研究員認為:生物飼料已基本被市場認可,市場導入階段基本完成,30%以上的飼料企業開始生產發酵飼料,或使用或銷售相關產品。據估測201918月份發酵飼料比去年同期增加65%,總量已經超過2018年全年水平(不含添加劑和發酵單一原料)。其中豬用發酵料下降40%,禽用發酵料增加180%,反芻發酵料增加130%。集成化應用技術產品效果穩定,技術迭代能力增強,生物飼料產業鏈核心技術逐步建立,生物發酵飼料增量顯著。亟需系統評價菌種或菌株特性,使生產工藝標準化:①提高傳統動物營養和微生物營養的協同性認識,②構建國內生物飼料學術體系保障,③建立發酵飼料基礎營養數據庫,④制定相關團體標準,⑤研究生物飼料生物學效價評價指標,⑥開展生物飼料質量安全實施動態預警檢測,指導和推動產業健康和可持續發展。未來五年,發酵飼料和發酵原料有望占飼料總量25%以上,將在飼料禁抗、養殖減抗和動物健康高效養殖等方面發揮重要作用。

參考文獻

[1] 蔡輝益,鄧雪娟,劉世杰,等.中國生物飼料研究進展與發展趨勢(2018[M].北京:中國農業出版社,2018.

[2] Missotten J A, Michiels J, Degroote J,et al. Fermented liquid feed for pigsan ancient technique for the future[J].Journal of Animal Science and Biotechnology,2016,61):4.

[3] 余寶,蘭小燕,何志軍,等.我國微生物發酵飼料研究進展[J].現代畜牧科技,2019,(10)6-8.

[4] 陳文軍.生物飼料在養殖生產中的應用[J].養殖與飼料,2019,(8)53-55.

[5] 王曼,敖翔,張立泰,等.發酵飼料的現狀及發展前景[J].養豬,2019,(2)19-22.

[6] 鄧雪娟,于繼英,劉晶晶,等.我國生物發酵飼料研究與應用進展[J].動物營養學報,2019,(5)1981-1989.

[7] 胡文龍. 草粉養豬的研究[J]. 中國飼料, 1996,(3):10-13.

[8] 黃仁美,周來安.生物草秸稈飼料制作技術及其應用[J].福建畜牧獸醫,2001,23(1)29.

[9] 徐昭清,徐立良,張建宇,等.秸稈生物飼料喂生長肉豬的試驗報告[J].四川畜牧獸醫,1999,26(10)21.

[10] 盧云,張偉.生物發酵飼料飼喂育肥豬試驗報告[J].黑龍江畜牧獸醫,2005,(6)56-57.

[11] 鄭春田,李德發,譙仕彥,等.秸稈生物飼料對生長豬日糧氮存留、氨基酸消化率和消化能的影響[J].飼料工業,1999,2012):14-15.

[12] 胡薇,婁玉杰,王沖,等.生物纖維飼料飼喂生長肥育豬效果的研究[J].吉林農業大學學報,2001,23(3)94-97.

[13] 明雷,王松,明宏璋,等.玉米皮發酵飼料對豬生長性能、肉品質的影響及經濟效益分析[J].飼料工業,2019,(19)20-23.

[14]喬家運,王文杰,馮占雨.利用白酒糟固態酵生產豬用生物飼料的過程分析[J].飼料工業,2013,34(11)38-41.

[15] 龐云杰,王建平.酒糟生物活性飼料對育肥豬生產性能的影響[J].飼料與畜牧.新飼料,2013,(5)26-28.

[16] 李加友,沈潔,陸筑鳳,等.麩皮發酵飼料的過程控制及其應用[J].中國畜牧雜志,2013,49(13)46-50

[17] 潘冬梅,劉丹丹,劉圣鵬,等.餐廚垃圾發酵生產的生物飼料對豬生長性能及糞便中微生物的影響[J].中國農學通報,2017,33(14)117-120.

[18] 黃彥興,黃靜,許小斌,等.無抗日糧中添加發酵構樹粉對肉豬生長性能及健康度的影響[J].廣東飼料,2019,(4)41-43.

[19] 陳美松,趙秋華.利用發酵豆粕代替魚粉對斷仔豬產能和腸道細菌的影響試驗[J].上海畜牧獸醫通迅,2019,(5)24-25.

[20] 沈彥鋒,阮瑞寶,孫延曉,等.生物發酵飼料對魯萊黑豬育肥性能的影響[J].飼料博覽,2011,(9)27-29.

[21] 王俊鋒,陳斌,程豐.日糧中添加生物發酵飼料對生長育肥豬生產性能的影響[J].信陽農業高等??茖W校學取,2011,21(4)115-116.

[22] 肖軻,毛雨竹,趙旭民,等.生物發酵飼料在生長育肥豬上的應用[J].飼料工業,2013,34(17)28-31.

[23] 史經略,梁天林.生物發酵飼料豬飼料飼喂仔豬的效果[J].江蘇農業科學,2013,41(12)218-219.

[24] 李仲玄,胡聰,胡慶勇,等.腸道微生物對豬肌內脂肪的影響[J].飼料工業,2017,(24)29-32.

[25] 孫仁利,胡修忠,劉冬青,等.生物床模式下復合生物飼料對三元雜交豬的生長性能、肉質及生化指標的影響[J].飼料工業,2017,38(2)46-49.

[26] 朱原,石博文,趙洪明,等.發酵飼料對豬腸道微生物菌群的影響[J].北方牧業,2019,(15)28-29.

[27] 黃健,王勝,劉艷玲,等.發酵飼料對育肥豬舍氣體品質的影響[J].中國豬業,2019,(7)106-109.

[28]鄧雪娟,劉世杰,李建濤,等.生物飼料應用關鍵技術精選問答(2019[M].北京:中國農業出版社,2019.    

在线看片人成视频免费无遮挡_变态挤奶水Av大片_国产精品无码素人福利_美女扒开腿让男人桶爽免费